大航海时代后的移民风潮的“助攻”加深了意大利与阿根廷的联系。自上个世纪30年代第一位阿根廷人阿蒂利奥-德马里亚登陆国际米兰以来,狂野奔放的草原文化遇上浪漫神秘的古典情怀,就此展开了一段蓝黑与蓝白有关足球的缘分。

  据统计,国际米兰历史上外籍球员中,阿根廷籍球员是人数之最。几十年来,有不下50位来自“白银之国”的球员或教练在国际米兰留下了他们的痕迹,或浓墨重彩,或匆匆一瞥,或平淡不见经传......

  但其中大多数阿根廷人为内拉祖里留下的,还是美好的回忆。就像曾创造单赛季轰出33球纪录的安杰利洛和一手创立大国际时代的巫师埃雷拉,像18年坚守始终如一的萨内蒂,像稳如磐石不卑不亢的萨穆埃尔,像铁骨铮铮的西蒙尼、飘逸洒脱的贝隆、老成全面的坎比亚索,四球定三冠的米利托,还有当下初生牛犊的劳塔罗-马丁内斯。

  上述诸人中,年轻一代球迷或许对古早时代的安杰利洛和埃雷拉不那么熟悉,但其实他们才是开创“大国际”时代至关重要的一环。

  前者在1957/58赛季加盟蓝黑军团,当赛季便攻入16球,那一年他仅仅20岁。第二年,安杰利洛在33场比赛攻入33球,创造了国际米兰队史单赛季个人进球数量之最,至今无人能破。在为球队效力的三年间他出场127次攻入77球,退役后的阿根廷人也曾尝试转型执教,最终又选择回到国际米兰任职球探工作。

  作为第一位执教俱乐部的阿根廷籍教练,埃雷拉被人们视作“大国际王朝”的开创者,在执教八年间除了为球队留下了206胜92平68负的战绩,他还开创了著名的链式防守以及重新定义了边后卫的作用,球迷为其冠以“巫师”的美名,他的存在也让教练这一职位在足坛的定位真正被重视起来。此外,在其挂帅期间还极其重视青训发展,先后从梯队中挖掘出桑德罗-马佐拉,贾琴托-法切蒂以及马里奥-科尔索等日后俱乐部股肱之臣。他对蓝黑军团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这一刻的感情真是难以言表,难以用任何言语来夸赞你们,我想要谢谢所有在我身边支持着我的人。我唯一的渴望就是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捍卫国际米兰这件蓝黑球衣的荣誉,是你们让我学会了如何去爱他,我会一直爱着国际米兰到永远,让我们一起热爱这家俱乐部。”

  “我身穿国际米兰的蓝黑球衣度过了非常美妙的生涯,我是真真切切地爱着这一切,现在我要做些别的事情了,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够做好,不过我能说的就是像我在球场上所做的那一切那样捍卫国际米兰。”

  2014年5月11日,意甲倒数第二轮国际米兰主场4-1逆转战胜拉齐奥,这是萨内蒂在梅阿查的谢幕演出。

  “忠者,至公无私。忠也者、一其心之谓矣。”19年,856场,21球;5座意甲冠军,4座意大利杯冠军,4座意大利超级杯冠军,1座欧洲联盟杯,1座欧冠军以及一座世俱杯,这些都是萨内蒂蓝黑生涯的见证,也是对他数十年如一日般坚守的最好回馈。

  2009/10赛季,国际米兰获得了意甲、意大利杯以及欧冠三座冠军奖杯,实现了史无前例三冠王伟业。而在这一赛季球队的57场比赛中,这名阿根廷后卫只缺席了两场比赛(意大利杯1/8决赛首回合(国际米兰1-0利沃诺)和联赛第32轮(国际米兰3-0博洛尼亚)。而在他出场的55场比赛中,他都是作为首发登场。球迷眼中的他用一次次不遗余力地奔跑铸就了坚固的后防,仿佛不知疲倦何物。奈何随着年岁的增长以及13年那次跟腱断裂,终究我们还是到了与萨队道别的一刻。

  回忆他在梅阿查球场的最后一舞,让人至今仍记忆犹新。特制的球衣,特制的袖标——Zanetti 4 ever(永远的萨内蒂)。先是他在比赛第52分钟顶替若纳坦登场,全场球迷向其投以最热烈的欢呼,紧接着终场哨响他与对手、队友以及主席拥抱致意。现场的内拉们也眼眶热泪,只能用掌声与欢呼声向这位伟大的队长致以最崇高的敬意。而此时的球场中央也摆上了萨内蒂的巨幅4号球衣,上面写着“萨内蒂,谢谢”。

  阿根廷人动情地发表着自己的告别演讲,眼角泛光,“谢谢你们如此爱我,我也真的爱着你们。”正如他而言,关于国际米兰,我们的热爱始终如一。

  离合既循环,忧喜迭相攻。传奇终有谢幕时刻,纵然你可以舍得,纵然我们舍不得,但荣耀不止,舞步不止。就像是我们的14张臻藏卡,我们可以跟随他回到不同时代,感受国际米兰的荣耀与低谷,去体验不同时刻的喜忧百态。怀揣敬畏之心去欣赏那些忠诚坚守之士,用微笑去祝福那些匆匆过客,因为我们曾经都在一个队伍,我们有着同样的信仰,我们是世界的兄弟。

  11785公里,13个小时的飞行距离。相聚离散皆为寻常,但每段岁月旅途中的你们都是这段时光最美好的记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