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良兴回忆起当时救人的场景表示,他们一行人正骑马在海边玩耍,听到有人哭着呼喊“救孩子”。他想都没想,立刻骑着马冲进水里。“当时情况危急,自己的命都豁出去了,根本没考虑到那么多。”

  蔡良兴说:“当时小孩看见我说了一句:哥哥快点救我!我手摸住他的时候,他的脚全部僵硬要抽筋了,因为海水退潮时特别危险。 ”

  蔡良兴骑着马眼看海水汹涌,再往前走可能自己都性命不保。他觉得这样不行,又折返回去,本身不会游泳的他借了游泳圈返回去救人。“我本身不会游泳,后来还是另一个救人的同伴,马主施国庆骑了澳大利亚纯血马过来靠近我,直接从马背上跳下,带我们上岸。”

  当时大家体力已经耗尽,如果没有马的力量,很难把孩子从海里捞到岸边。整个救人过程中,马儿下水对大家真正得救的意义非常重大。

  “一匹13岁了,叫玛丽,之前是赛马退役;另一匹是半血马,它身上有三个疤,我们都叫它‘三个8’,刚下了一匹小马驹,还不到两个月。三匹英雄的马匹中两匹已经去世了,还有一匹目前也出现了生病的症状。”

  蔡良兴说,第三匹马是温血马,叫将军,这匹马目前也出现了咳嗽的病状。“今天给它量了体温,体温正常。但是吃饭的话,昨天晚上就有点不怎么吃。现在还在观察中,也向中国马会专家发出求助。”

  说起两匹马的去世,蔡良兴内心又自责又难过。“我借这个机会,向网友们说声抱歉。我没有实时发现,把时间拖久了。”

  但其实,蔡良兴那段时间的经历也一波三折。救人之后的蔡良兴不慎被毒蛇咬到脚,不得不去医院住院医治。等他回来的时候,马已经瘦成皮包骨了。

  如今,因为两匹马离世,俱乐部的马匹只剩五、六匹。加上蔡良兴脚不方便,每天都要去医院输液。整个马场乱了套,只能停业。但即便处境艰难,马场还是拒绝了被救家属提出赔偿的想法。

  蔡良兴说,“家属也提出说怎么补偿我们,但是我们马场这边拒绝了,毕竟都是出来务工,大家收入不多,经济能力也不强。我们不能因为遇到这种事,就让人家来补偿,这种事情我们做不到。”

  据了解,被救儿童母亲王女士当时不在孩子身边,她听说这件事后,带着锦旗感谢蔡教练和几匹马。

  王女士回忆起当时和蔡良兴见面,还看到了救人的马。“我对马不懂,但是从外观来说有一匹马很瘦,一匹马是浮肿的,精神不太好,反应很迟钝。马去世了,知道这个消息时我很难过。”王女士说:“孩子听说后也很震惊、很难过。”

  她说:“经过这个事儿,一是感恩马匹,还要提醒大家夏季在海边玩耍要注意安全。”

  中国马业协会在得知马匹出现病症后,积极联系媒体,希望能够给马场提供援助。

  国家马属动物安全福利中心主任白煦说:“不计代价,不管是我们去人、带设备还是药品,只要能把这两匹马救回来,我们愿意给他们提供无偿援助。”

  白煦回忆起当时情况,他说:“从晚上10点多得到消息,深夜12点左右联系上马主,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一两点钟,都在跟马主一起讨论马的症状病情,包括一些应急的治疗办法。”

  当时专家们还想,如果第二天天气稍有好转,看情况赶往福建。但第二天早上七点多接到马主电话说,两匹马已经死亡了。

  蔡良兴清楚地记得当时马去世的场景:“到了凌晨3点多钟,两匹马将近要隔半个小时左右,基本都已经躺在地上呼吸了,凌晨4:00到4:30结束了生命。”

  白煦介绍说,马业协会方面想联合会员单位发起募捐,这样能减低马主的伤痛和损失,也希望这件事情有一个圆满的结果。

  更令人欣慰的是,马业协会还没有开始付诸行动时,不少个人马主和会员单位已经开始联系协会,希望通过捐赠马匹的方式帮助到见义勇为的蔡教练。不仅如此,马业协会也考虑将两匹马和马主纳入感动中国马业的主要评选目标中来。

  目前,中国马会表示,已联系到马主人,北京、新疆等地马主和会员已经选好马准备赠送。

暂无评论